您现在的位置:武汉网站建设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天弘基金与马云
[作者:理财周报    发布时间:2013-10-14]

  余额宝与阿里控股天弘基金的逻辑“云里雾里”。一些基金公司高管如梦初醒,“是不是阿里巴巴与天弘早就私定终身,之后才来扶持天弘推出余额宝?”

  10月10日下午六点,一名去富凯大厦沟通的券商保代发微信照片:证监会门前的马云袖口卷起,右手插在裤兜里,身体左倾,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个想要改变银行的人先从基金公司下手了。

  阿里巴巴集团控制的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欲通过增资11.8亿元入主天弘基金。

  而同时,天弘基金的二股东内蒙君正迫不及待放出了这一框架协议,一向消息灵通的基金行业却未捕捉到任何征兆。

  天弘基金方面回应理财周报记者,目前框架协议已经相关各方签署完毕,本事项最终达成尚需通过天弘基金股东会审议和中国证监会批准。

  11日,证监会表示,支持符合条件的机构参与公募基金行业,促进公募基金转型,形成开放包容多元的财富管理体系。阿里入股天弘需要经证监会的审批程序。证监会将在收到申请后依法审批。

  另外,证监会将不断完善相关政策,推动包括基金公司在内的各类资产管理机构发展壮大。

  谁的天弘?

  这单交易挑战着新基金法施行后的监管红线:互联网企业控股基金公司的法规问题与监管层态度。

  行业的破天荒对于马云来说似乎只是一次“逆向思维”。然而,余额宝与阿里控股天弘基金的逻辑则似乎“云里雾里”。一些基金公司高管如梦初醒,“是不是阿里巴巴与天弘早就私定终身,之后才来扶持天弘推出余额宝?”

  更为紧要的事,距离传闻中余额宝捆绑天弘的保护期仅有2个月不到,基金公司反复理解的阿里平台“开放”属性或开始褪色。多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支付宝态度不断变化,其他基金公司与天弘争夺这一平台的机会渺茫。

  根据内蒙君正公告计算,阿里巴巴将出资11.8亿元认购天弘基金26230万元的注册资本,完成后占其股本的51%。同时,原天弘基金二股东内 蒙君正也将跟随增资,拟出资6943万元认购1542.9万元的注册资本出资额,不过其持股比例仍将从36%降至15.6%。而长居第一大股东的天津信托 持股比例则从48%降至16.8%。

  认购价格相当于每1元注册资本折合人民币4.50元,以此计算,天弘基金的资产价值也一举增至23亿元,注册资本也从1.8亿元扩至5.14亿元。

  事实上,在天弘基金内部很多人对天津信托长期“尸位素餐”也早有不满,在天弘基金发展过程中,天津信托几乎未提供任何支持,市场人士分析迫使天 津信托退位或与天弘基金方面大力游说天津市政系统有关。“反正我们也承诺注册地这些都不会变,做大企业是大家共同的心愿。”天弘基金人士表示。

  不过,阿里巴巴能否如愿以偿仍存悬念。“虽然新基金法取消了对内资股东控股不得高于51%的红线,但对其他方面还是有一些要求的。”一位基金业协会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法规上问题有解释空间,但最终还是取决于监管态度。

  阿里巴巴集团选定接管天弘基金的大股东则是支付宝的母公司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浙江阿里)。这家2006年成立的公司注册资本为 7.1亿元,由马云和阿里巴巴集团18位创始人之一的谢世煌控制,马和谢各占80%和20%股份,成立的初衷则是通过VIE帮助支付宝绕开对外资股东监管 限制以取得支付牌照。

  而在新基金法对主要股东应当具有经营金融业务或者管理金融机构的良好业绩方面的要求,浙江阿里也有点模糊。

  支付宝方面回应理财周报记者态度则为,“即便第三方支付不算金融业务,阿里集团还成功运行了两家小贷公司,资质是没问题的。”

  然而从股权关系而言,这位新股东长期经营第三方支付业务,与阿里集团的小贷业务似乎并无关联。

  阿里小贷方面回应理财周报记者,“目前包括支付宝在内的金融业务都是放到正在筹备的阿里小微金融集团操作,支付宝只剩下一个品牌的概念,其相关业务已被拆成3个事业群,和阿里金融事业部并存,而对于阿里金融集团与支付宝之间的股权关系,阿里小贷方面无法做出回答。”

  一位前证监会基金部领导也表示,“大方向上没有问题,不过监管部门真正批复可能会拖很久。”

  一些基金公司人士也猜测,阿里和天弘应该已经与证监会沟通过,有人目睹马云于10月10日亲赴证监会。

  但目前仅仅是由内蒙君正放出了框架协议,监管部门态度尚未明确。阿里此举或许是希望通过舆论倒逼监管开闸,而且也能为阿里巴巴上市再次热身。

  在原二股东内蒙君正眼中,余额宝的股权更是意义重大。今年内蒙君正自身业绩颇为平淡,其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6.60亿元,同比下降5.05%。但将出资6943万元认购天弘1542.9万元的注册资本的消息再次把其股价轰上涨停。

  此前,内蒙君正就曾对外释放了两则“积极”的消息。第一条消息是,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余额宝)自6月13日在支付宝上线后,截至6月30日用 户数达到251.56万户,转入资金规模为66.01亿元。第二条消息则是为内蒙君正“初步按天弘基金的管理费和销售服务费率计提标准计算,天弘基金因该 货币基金增加的营业收入约为2300万元”。

  因为“余额宝概念”的炒作,内蒙君正的实际控制人杜江涛的个人财富曾在一个月之内激增二十多亿元。

  实际上,余额宝对内蒙君正的业绩影响有限。据君正公告的2300万元收入数据估算,上半年给君正带来的收入仅为十余万元。

  除了这笔股权变更的框架协议,内蒙君正公告并未透露更多的重要内容,包括关于天弘基金股权的定价机制。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轻资产的基金公司很难找到非常合适的定价方法,更多情况下,交易价格体现了各方博弈。

  行业的破天荒对于马云来说似乎只是一次“逆向思维”。余额宝的成功促使了这个搅局者又争取了一块牌照,也让天弘基金顺理成章的成为第一家互联网企业控股的基金公司,拥有更多的互联网金融基因。

  不过,如果把逆向思维放大到更大的版图,余额宝与阿里控股天弘基金的逻辑则似乎“云里雾里”:天弘基金依靠阿里巴巴翻身,可搅局者又何尝不觊觎这块牌照?

  关于这笔交易信息保密甚严,以至于市场之前未流出任何传闻,一向消息灵通的基金公司事先也未看到任何预兆。一些基金公司高管如梦初醒,“是不是阿里巴巴与天弘私定终身后,才来扶持天弘推出余额宝?”

  不管时间顺序如何,阿里对基金公司牌照的渴望不言而喻。以年化利率而论,阿里小贷超过了几乎所有银行和大部分民间正规信贷机构,不过如果需要扩充更大规模,仍需要借助更多的通道。

  根据阿里小微提供给理财周报记者的数据,截至2013年二季度末,阿里小微信贷累计投放贷款超1000亿元,户均贷款4万元,不良贷款率仅为0.87%。

  前述嘉实资本与阿里金融合作的资料透露, 目前阿里小贷订单贷款每日产生万分之五的利息,年化18.25%,信用贷款每日产生万分之六的利息,年化21.9%。平均加权收益为19.5%,而资金成本9.5%,因此简单超额收益为10%。

  根据东证资管的计划,未来三年中,将为阿里小贷发行50亿元资产证券化产品,可以为阿里提供40亿元资金。以目前的合作方式来看,阿里小贷自己认购了10%的次级份额,以预期收益率6%左右计算,阿里的年化资金成本不超过8%。

  而另一家阿里的战略合作伙伴是诺亚。刚刚为阿里成功发行了首只资产证券化私募产品的诺亚正行总裁章嘉玉也向理财周报记者确认,将继续推出以阿里小贷资产为标的的产品。

  在通过东证资管和诺亚财富融资之前,阿里金融实际的资产和贷款余额,尚不如大部分农商行。其小贷业务收入不可能超过两亿元。而阿里入主天弘战略 一旦成功,在拥有基金子公司的通道和基金专户定制业务后,阿里模式将更加的得心应手,通过子公司发行更多的小贷资产证券化产品并寻求更多的资金方合作,通 过定制专户还可以盘活支付宝商家大额用户。

  较为官方的回应则为,天弘基金会继续深化和阿里巴巴、阿里小微集团旗下平台的合作。

  谁的余额宝?

  这场突变更深深震撼着业内的同行,多数不断接触阿里巴巴的基金公司还在反复理解阿里金融一直强调的“民主与开放”。

  截至目前,阿里巴巴为他们能实现的依然只有申购基金时的第三方支付,支付宝首页的理财专区,已经挂着29家基金公司的名字,通过这个第三方交易平台主打“免费开通账户”、“费率四折优惠”。

  而名声在外的基金淘宝店仍在不断打磨着门牌,继续等待监管部门最后批复,等待完成系统测试,等待双十一的到来。多家基金公司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确认,淘宝方面曾表示,最晚会在11月11日实现基金网店开张,乐观估计也可能在10月底上线。

  然而,与500亿规模的余额宝相比,基金公司已经把淘宝开店的想象力不断降低。“如果只是换一个地方卖基金,这个其实意义并不大,”华夏基金零售直销部总监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基金公司必须要在产品特点以及用户体验上做更多创新。

  不同于淘宝平台,更让基金公司眼红的支付宝平台似乎并未持开放态度。“保护期”、“尾随佣金”围绕着支付宝平台的猜想仍在发酵,多家基金公司都相信支付宝对天弘基金半年的保护期传闻。“到12月底,天弘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乐观的竞争者曾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不过让基金公司摸不准的则是支付宝方面的态度。尽管支付宝一直强调自己开发的平台,但似乎从未给基金公司一个明确的方案。几家基金公司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他们依然相信淘宝平台能够做到公开开放,但是对于支付宝平台保留意见。

  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电商负责人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他从2008年就开始调研淘宝,今年也和支付宝谈了很多次,但对方很少谈到费率的问题,阿里金融似乎不急于赚钱。

  另一家沪上的基金公司人士已经打消了联手支付宝的念头,“每次找他们谈,每次的想法都不一样,他们甚至会推翻上次谈过的所有内容,我们很难看到诚意。”

  北京一家基金公司人士了解的版本则是,天弘之外的基金公司与支付宝合作,尾随可能会在8成以上,而做一套与支付宝对接的电子系统则需要花费700万。

  对于开放的概念,天弘基金副总、余额宝项目负责人周晓明也有自己的理解,“淘宝是个平台,余额宝是个模式,这个模式是天弘想到的。”10月10 日,在人大研究生会学术论坛上,他这样对自己的学弟学妹阐述。天弘基金公司人士也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阿里巴巴是个开发平台,鼓励基金公司利用这个平台创 新而不是同题竞争。

  天弘基金人士也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支付宝收取的支付服务费低于50%尾随佣金水平,另外支付宝也会收取运营活动费用,不过这笔费用取决于基金公司在平台上进行运营活动的次数,目前天弘还未开展过任何相关活动。

  而对于其他基金公司来说,支付宝的态度仍为一句话,“我们是开放的平台,其他基金公司只要有好的适宜的创新模式,仍然可以与阿里巴巴合作。”

  谁最兴奋?

  由于长期在杭州办公,外界一度认为天弘基金的IT部门已经与支付宝合并。天弘基金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目前公司的工作核心依然围绕余额宝展 开,为了应对“双十一”带来的流动性挑战,天弘基金已经策划在进行一系列运行活动,以吸引和稳定资金。所谓运营活动主要围绕在阿里平台的宣传展开,上述人 士透露可能在网页,阿里旺旺以及手机客户端等环节均有体现。

  天弘方面表示阿里巴巴入主天弘基金后,该基金公司的管理层以及管理架构和文化理念基本不会有变化。更让天弘管理层兴奋的是,本次增资扩股也帮助天弘实现多年股权激励的心愿,天弘基金管理层通过认购26230万元的注册资本出资额持股11%成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关于天弘的高管股权激励计划传闻已久,一位前天弘基金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公司内部一度传“君正系”杜江涛极力主张给高管股权激励,并且帮高管代持,但涉及人数应该很少。

  目前,天弘基金管理层最为外界关注的是总经理郭树强以及副总经理周晓明。前者掌管天弘基金两年,后者则极力促成了与阿里巴巴的联姻。“周总可能 比我们兴奋程度要大一些,有点震惊的感觉。”在余额宝发布会上,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国内事业群金融事业部总监祖国明如此形容周晓明(天弘基金副总经理) 的心情。

  祖国明与周晓明相识多年。2011年,入职淘宝网第二天的祖国明打电话给周晓明,告诉后者淘宝要做一个基金的平台。2012年10月,周晓明找 到祖国明,表示想做互联网金融产品,并提出了“易付宝-增利宝”模式,他的想法打动了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并得到祖国明的支持。而 余额宝近500亿也堪称货币基金之最。

  然而,投研出身的郭树强也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对于基金公司来说,真正可以取得高管理费在于权益类主动管理类产品。今年以来,天弘基金权益类基金 表现仍无亮点,截至10月10日,天弘精选与天弘安康养老今年复权净值增长率仅为8.6%和4.18%,在219只股票型基金中业绩排在80位与180 位。而在595只偏股基金中,天弘周期策略和天弘永定成长则位列520名与532名。

 

本文关键词:

天弘基金,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