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服务 设计 案例 关于 资讯 联系
售前咨询
027-88866220
售后服务
027-84295586
微信小程序

宇宙的尽头是带货?

发布时间:2023-01-13

来源:钛媒体

宇宙的尽头是带货?

2022年,互联网的日子并不好过。

曾被寄予厚望的元宇宙持续“退烧”,脸书母公司Meta CEO马克·扎克伯格曾多次表示将“All in元宇宙”,却在2022年陷入大幅裁员风波;伴随计算机图形技术、AI技术等的成熟,虚拟人发展如火如荼,但很快被打上了虚火过旺的标签;数字藏品也曾红极一时,又快速坠入了炒作风波……回望过去一年,被降本增效阴霾笼罩的互联网行业几近乏善可陈,但直播电商除外。

通过《2022直播电商白皮书》,可以充分反映直播电商“全村希望”的角色

从用户端看,截至2022年6月,我国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4.69亿,相较2020年3月增长2.04亿。该部分用户约占我国网民总数的44.6%,虽然用户规模增速很快,但依旧还有潜力可挖。

从企业端看,国内已拥有直播相关企业78.9万家,仅2022年上半年,新增注册直播相关企业18.1万家,同比增速达195%。

从市场规模看,预计2022年直播电商GMV约3.5万亿元,年增长率达到53%。

经历近几年的狂飙,2022年成为直播电商进入新发展阶段的分水岭,过去一年,平台混战加剧,直播间新物种频频向传统势力发起挑战。可喜的是,基于长期主义的深入探索,已经在直播电商行业萌芽。

淘抖快大乱斗,直播电商进入2.0

2022年10月24日,正值双11预售启动当晚,阿里巴巴国内数字商业板块总裁戴珊出现在了遥望科技的办公室里。当晚,“遥望梦想站”在淘宝正式开播。

主要负责人亲自下场拉拢直播机构,阿里对于直播业务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实际上,戴珊出面搞定的重要目标不止遥望科技一家,有消息指出,罗永浩加入淘宝直播,同样由戴珊亲自出面敲定。

淘宝倾力扶持直播大盘,既表现出了电商老大哥的战略魄力,也无法掩饰其对于直播电商业务的焦虑。时至2022年,直播电商早已不是淘宝一家独大,而是流量平台之间角力的风暴中心。

眼下,国内涉足直播电商的平台主要有淘宝、抖音、快手、京东、视频号、拼多多、小红书、唯品会和蘑菇街等,但从总体来看,淘宝、抖音、快手三大平台用户最多、交易体量最大,竞争也最为激烈,已经造就三足鼎立的格局。

三大平台中,淘宝起步最早,直播电商的业务最为成熟,但抖音和快手起势迅猛。2018年,快手正式推出电商业务;2019年,字节跳动开始试水电商直播,在短短的2-3年时间里,抖音和快手的直播电商业务气势如虹,甚至有盖过淘宝的势头。两大短视频平台先后孵化出了辛巴、罗永浩等头部主播,由此,三者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

大乱斗始于2022年。

2021年年末,薇娅因税务事件隐退,淘宝思变。2022年1月19日,淘宝直播发布年度激励计划,着力扶持中腰部及新达人;同年9月20日,停播数月的李佳琦复播;10月24日,宣称告别直播间后的罗永浩出现在了淘宝直播;此外,在抖音影响力十足的俞敏洪和刘畊宏等,都在2022年双11前入驻淘宝直播。不仅如此,遥望科技和无忧传媒等知名机构跨平台入淘,让淘宝收获可观的“即战力”。数据显示,在2022年双11前夕一年,来自其他短视频平台的超过50万名主播入驻淘宝;双11前两个月,超过100家直播机构入淘。

淘宝系列大动作的效果立竿见影。

在9月1日举办的2022年淘宝直播盛典上,一系列数据被公布:过去一年,淘宝直播年成交超过百万的直播间达到了25000个,成交过千万且增速超过100%的品类达到334个,为品牌引导沉淀了1.2亿新会员……

天猫双11期间,淘宝直播共产生了62个成交额亿元以上、632个成交额千万元以上直播间,新主播成交额同比增长345%。被寄予厚望的罗永浩及“遥望梦想站”成交额均突破亿元大关,罗永浩淘宝直播间在20天时间里,吸粉超过1000万,创造了新记录。

之所以要花如此大的力气攻城略地,淘宝颇有不得已而为之的意味。

最大的威胁来自抖音。2022年5月,抖音电商推出首个新星扶持计划,宣布联合巨量引擎共同打造的“主播请就位”节目,活动旨在通过官方指导和流量扶持,培养有潜力的电商主播。不仅如此,抖音还推出了全新升级的“抖品牌成长扶持计划”,明确2022年将新增1000个抖品牌入池,全年打造100个过亿的抖品牌商家。

数据显示,2022年“抖音双11好物节”期间,参与活动商家数量同比增长86%,“货架电商”带动日均销量同比增长156%,商品曝光量是上半年的1.6倍,兴趣电商内容带货持续发力,直播带货总时长累计达3821万小时,7667个直播间销售额超过百万元。

抖音电商副总裁木青曾透露,截至2022年11月18日,用户在直播间日均观看次数超过32亿。过去一年时间,有近239亿件商品通过抖音电商到达用户手中。

快手的直播电商业务同样发展迅猛。2022年,快手开始搭建商城,并加大品牌培育力度。资料显示,快手电商2022年的支付GMV预计将达4100亿元左右,较上一年增长26%。

快手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程一笑表示,“尽管目前整体电商行业在高度竞争的中后期,但相较于传统货架电商,以内容驱动为主的直播和短视频电商仍有着巨大潜力,需要不断进行挖掘和创新。”由此可见,快手还将继续在直播电商压“重注”。

大平台博弈的背后,是直播电商行业迎来阶段性变化,过去一年,它已经从1.0时代逐渐过渡到2.0时代。

直播间新物种,频频叫板超头主播

2022年直播电商的一大惊雷,发生在双11期间。

有媒体预测,李佳琦双11销售额高达215亿元,仅佣金一项收入可能就达到了48亿元,一举刷新记录。有意思的是,李佳琦团队第一时间出面否认,在天猫双11的战报中,也找不到李佳琦直播间的身影。

无论是李佳琦直播间自身,还是背后的平台淘宝,都在刻意回避超头部主播的特殊身份,头部主播时代正式宣告落幕。取而代之的,是各类创新直播间,这也是直播电商2.0的显要标签之一。

挑战者主要来自抖音平台,一众垂类直播间一度被视为李佳琦最大的威胁。

首先是东方甄选。在谈及东方甄选成名的话题时,俞敏洪透露,曾以为要花5年,每年亏1亿,没想半年就成功。同时他还承认,东方甄选的成功或多或少带有一定的偶然性。

2022年6月,东方甄选一夜爆红,当时正是李佳琦停播的“真空期”。

东方甄选最大的特色,主要表现在直播的内容上。它通过营造“生命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意境,牢牢地抓住了“知识分子用户”群体。基于这样的特殊内容,一些观点甚至将东方甄选定义为内容付费直播间。

不过,内容上的创新就像一把双刃剑,让东方甄选“独步武林”的同时,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局限性。比如,东方甄选直播间的品类单一,产品性价比也不占优势,再加上略显冗长的介绍,使得直播间产出率低。有分析甚至指出,东方甄选迄今产生的全部利润,可能低于李佳琦一场活动的利润。更为致命的点在于,资本市场最希望看到的是直播机构具备复制直播间的能力,即摸索出放之四海而皆准方法论,但东方甄选显然很难复制。

似乎是发觉了天花板所在,东方甄选早早地开始布局垂类直播间,先后创立东方甄选之图书、东方甄选美丽生活和东方甄选自营产品等垂类直播间,但这些直播间在业内知名度并不算高,远不及东方甄选。

其次是“交个朋友”。

2020年,罗永浩入局直播电商,抖音凭借3亿流量扶持和6000万元签约费将他招入麾下。罗永浩很快投桃报李,“交个朋友”直播首秀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总销售件数超91万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创下了抖音平台多项纪录。

“交个朋友”在垂类直播间上的布局与东方甄选如出一辙,不过,它布局更早,探索更加深入。

在直播间爆红后,“交个朋友”随即着手布局垂类直播间,孵化出了“交个朋友酒水食品”“交个朋友运动户外”“交个朋友母婴生活”等垂类直播间。进入2022年,面对行业变化,“交个朋友”继续加码垂类直播间,交个朋友系列直播间数量增至15个。

从这些垂类直播间不难发现,“交个朋友”试图通过占领多个细分赛道,拉长带货时长,以获得高效回报。但现实很残酷,其所孵化出来的垂类直播间远远无法与罗永浩相媲美,截至目前,尚未出现哪怕一个真正出圈的垂类直播间。

虽然曾被视为直播电商行业的最优解,但纵观整个2022年,垂类直播间依旧只是一个美好的念想。

另外一股力量,是来自谦寻和君盟为代表的矩阵直播间。

在诸多知名直播间中,蜜蜂直播间最为低调,但却是矩阵直播间变革的源头,并很快占领了矩阵直播间的价值高点。

从2022年2月至8月,蜜蜂相继创立蜜蜂惊喜社、蜜蜂欢乐社、蜜蜂心愿社三大直播间,其中,蜜蜂惊喜社成名最早。资料显示,蜜蜂惊喜社开播3天,便跻身淘宝直播排行TOP3,开播5天单场观看人数破1000万,首月粉丝破250万。

不仅如此,至2022年12月,蜜蜂惊喜社、蜜蜂欢乐社和蜜蜂心愿社的日均总场观达到约2600万人次,数据直逼李佳琦直播间。究其原因,蜜蜂多位垂类主播轮番上阵的群播模式更高效、更灵活,相比于垂类直播间的分散,消费者可能更习惯于一站式的线上shopping mall模式,把垂类达人反向集合在一个直播空间。

取得具有说服力的成绩后,蜜蜂直播间很快迎来了他们的效仿者,君盟先后创立了宝藏兄弟团和宝藏姐妹团,而李佳琦则在双11之后创办了“所有女生”和“所有女生的衣橱”直播间,用以对冲自身超头部主播的隐患。

细细梳理2022年直播电商行业新物种不难发现,相较于垂类直播间,矩阵直播间品类更丰富、销量更高、消费体验更好,矩阵直播间更胜一筹。

然而矩阵直播间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可以轻易冒进。2022年年末,遥望科技在淘宝、抖音、快手分别开设“遥望梦想站”“遥望未来站”“遥望幸福站”等直播间,这被视为跨平台矩阵直播间的尝试。不过,除了首播由张柏芝、贾乃亮、黄圣依夫妇等多位签约艺人驱动,GMV突破亿元大关,这些直播间后续的场观和成交量很快迎来断崖式的下跌。

透过这些新物种不难预测,随着以李佳琦为代表的超头部主播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很可能将是矩阵直播间。像蜜蜂这样通过多位垂类达人群播的矩阵直播间,就是2022直播电商行业的最优解。

长期主义探索,角力新阶段的阳谋

平台竞争白热化,直播间新物种异军突起,进入新阶段,直播电商的竞争逻辑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业内人士将之概括为对长期主义的深入探索,这点在2022年变得尤为突出。

行业对于长期主义的追求,首先表现在各大平台的战略调整上。

在2022年天猫“TOP TALK”商家会上,戴珊在提到新一年淘宝天猫的核心战略时强调,尤其需要加大对忠诚度较高的品牌会员的重视,这被视为淘宝之于长期主义的追求。

淘宝对于长期主义的追求,还体现在不遗余力补足内容短板,为品牌创造更适宜成长的土壤。

2021年12月,阿里巴巴CEO张勇任命戴珊出任中国数字商业板块总裁,分管大淘宝,B2C零售和淘菜菜等业务。9个月后的2022淘宝直播盛典上,淘宝直播2.0“新内容时代”正式发布。其中,淘宝直播2.0将流量分配机制从成交这一主要指标改为成交、内容双指标,明确了“从内容种草到成交爆发”的双轮驱动成长新路径。此外,淘宝大力扶持中腰部主播,除了流量倾斜外,淘宝商品中心的官方货品池也为潜在主播提供选择。

抖音也不例外。

一方面,2022年上半年,抖音多次进行测试时发现,展示的电商内容一旦超过8%,主站的用户留存、用户使用时长就会受到明显的负面影响,在外界看来,摸索电商内容呈现的极值所在,源自抖音对于长期主义的布局。

另一方面,许多品牌在抖音面临昙花一现的困境,为了扭转不利局面,2022年中,抖音电商将“兴趣电商”升级为“全域兴趣电商”,发力“货架电商”,以加强商城、搜索等渠道的贯通,以求把网红品牌打造成长红品牌。

……

实际上,在直播电商行业,长期主义的概念由来已久。

2020年11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该意见被视为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由野蛮生长转向有序发展的转折点。正是这时,直播电商的长期主义开始萌芽。

不过当时,大家对于长期主义还处于初级探索阶段。比如,直播间要合规经营,规避不正当行为;品牌要抓好品质,不能做一锤子买卖;对于两者之间的关系,直播间还需要赋能品牌,以满足消费者更高的需求。

面对市场更高的要求,2021年直播电商行业迎来大发展。也就是这一年,认养一头牛、百雀羚、张小泉等国潮产品纷纷出圈,越来越多的国产品牌,通过与直播电商合作,重新夺回了不断被蚕食的市场份额。

直播电商行业对长期主义的深度探索成果出现在2022年。

2022年11月4日,巨子生物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胶原蛋白第一股”。巨子生物的上市广受关注,一方面,国货美妆的标签让投资者和消费者眼前一亮;另一方面,巨子生物走红于薇娅直播间,毫不夸张地说,直播间将巨子生物的成功时间大大提前。

随着更多消息被披露,大众对巨子生物的关注由吃瓜心态转向更深入地思考:对于品牌而言,直播间究竟意味着什么?

接近谦寻的知情人士透露,巨子生物是谦寻在“魅力中国行”项目中挖掘到的优质国货品牌,是谦寻致力国产品牌挖掘、品牌共建和品牌投资孵化的一个代表。这样的解读虽是一个公司的业务语言,但充分体现了直播电商行业2.0阶段的新趋势,即对长期主义的深度探索。

至此,在探索行业长期主义的微观层面,直播间与品牌之间的关系变得清晰,即品牌在锚定直播间卖货的基础上,两者进一步聚焦于品牌共创,通过资源与优势互补,以持续满足消费者的动态需求。

在谈到长期主义时,罗振宇认为长期主义的回报不在未来,不在终点,而在于当下。刚刚过去的2022年,直播电商作为互联网“全村的希望”,给消费者、从业者和投资人带来了惊喜。

可以相信,在长期主义的加持下,2023年,直播电商行业还能挖掘出新的可能。

本文关键词:电商直播,新消费

上一篇:社交、电商、工具产品为主流,出海成新趋势

下一篇:一个工业互联网民工的自白